嘿魔法少年的设定不来一发吗?

 

大概是平行时空?一个梗哈哈哈。感觉写这篇写的特别辛苦,因为一看小滑冰自己的语言功能就严重退化了QAQ

 

只会说“棒棒棒”“可爱”啦!

 

他们怎么能这么好!

 

 

 

 

胜生勇利觉得自己大概是没睡醒,才会看见自己一直以来崇拜的对象,那个银发的,超有魅力的外国人,居然泡在温泉里,大概是看到了自己过于诧异的表情,他笑了下,站起身来,缓缓说道:

“勇利,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年吧!”

勇利的脸一下子红了,天天天哪,这个人,居然一点都不害羞的嘛,看得他都脸红了!

没错啊,就是他,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他一直以来崇拜着的,天神一样的男人。

现在居然能看到他的身体,啊这个时候作为迷弟是不是应该尖叫一下?

嗯……等等?

刚才维克托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啊?

勇利整个人都要不好了,晕乎乎地问:“不好意思我刚才可能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所以说,我觉得勇利很有做魔法少年的天赋哦!”维克托依然还是那个样子,笑得一脸灿烂,“在我看了你滑冰的视频之后。”

这个人裸着身体在说什么啊?

勇利整个人都是懵逼的,维克托这个男人,本来是他一直追逐、仰慕的对象,但是此刻却像个传销组织的人一样,在这里说着这么不靠谱的话。

拜托,他早就已经过了中二病的年龄,已经不会再相信什么魔法少年了好不好,你是从哪部动画里面学来的设定啊?

仿佛跟自己记忆中的那个男神形象,发生了一点偏差……

而且是在看了自己滑冰的视频之后啊?

难不成真的要像魔法少年一样,用滑冰产生迷の魔法,然后用这种神奇的魔法来战斗是吗,那么按照一般魔法少年的套路是不是还会有变身什么的……

不行了!

勇利稍微脑补了一下就被雷得不要不要的了。

“不……我不是特别能理解你的意思……”勇利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在想你是不是看了最近在播的日本动画?”

维克托突然收起来刚才的笑容,整个人看上去都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我是认真的哦,也许很难相信,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存在的。”

“啊是吗……”

在勇利的认知里面,西方人对于魔法的理解不是应该类似哈利波特那样,有魔杖,有精灵和各种神奇的东西,但是为什么维克托会突然说出魔法少年这种话?

当勇利一身疲惫几乎是拖着身体离开温泉,回到客厅的时候看到电视机里,东京电视台正在播出的魔法少女题材的动画,似乎发现一切都有了解释。

果然,维克托就是在开自己玩笑吧!

但是很可惜啊,他胜生勇利也完全不像动画里的女主角那样,他早就已经过了高中生的年纪了,所以说什么成为魔法少年啊,去他的鬼!

维克托一边吃着饭,看着坐在自己对过的勇利一脸的愤愤不平,似乎还在微微磨牙,真是太有趣了,甚至比电视还要有意思呢。

怎么会有这样好玩的人呢,把所有心里想的东西全部都写在脸上了。

维克托笑着问:“啊咧,小猪猪刚才一定是在心里骂我吧?”

内心被戳穿,勇利一下子觉得很不好意思,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有些慌张,连连摆手:“不是,我……”

居然急得都语无伦次啦。

“哎~真的嘛,那勇利既然说没有,我就相信你好啦~”

看着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勇利,维克托心情都愉悦了起来,所以说,胜生勇利这个人真的是太有趣啦。

维克托看着勇利,眼神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温柔:“勇利,我很期待接下来的日子哦。”

大概是维克托的嗓音太有魅力了,让勇利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啊?”

“以后,我就是你的教练了。”

“……”

“你的脸红了哦。”维克托轻笑着。

勇利马上别过脸,废话这个他当然也知道啊,因为他感觉自己快要烧起来了,整个人都像是要爆炸了一样。

真是的,也不知道是莫名其妙在高兴些什么。

 

年轻的金发少年看上去快要气炸了,怒气冲冲大喊的样子都有点像咆哮了:“喂维克托,快点和我回俄罗斯吧!”

勇利站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

从维克托出现都让他有种不真实感,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和维克托在一起相处的那段时间都恍恍惚惚的像梦一样。

但是尤里奥的出现像是打破了这个梦,让他不得不面对现实。

是啊,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人在等着维克托,让维克托不再出现在冰场上,成为他一个人的教练什么的,这种想法果然还是太自私了吧……

维克托一直是这么耀眼,这么有魅力,只要他在冰场上,总是那么轻易地就能抓住所有人的心,被他的魅力所折服。

这一点他最清楚不过了,因为,他也同样是爱慕维克托的那么多人的,其中一个而已。

所有等维克托的这股一时的热情过去之后,自然是要回到俄罗斯的啊。

勇利咬了咬嘴唇,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和维克托分开了啊……

真是好舍不得啊。

如果是女孩子的话这个时候就可以哭出来了吧,虽然他平时也很喜欢哭泪点特别低,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显得很失落。

勇利不知道的是,他自己这幅样子,完全被维克托看在眼底。

维克托显得很苦恼:“真是苦恼啊,我已经和勇利签订契约了,不能再找第二位魔法少年了。”

勇利一下子抬起头来:“等等……?”

维克托明明只是他的教练而已啊,自己好像并没有答应过那种羞耻的约定吧!

尤里也是被雷劈中了一样的表情:“契约?魔法少年?维克托你在说什么啊,你脑子坏掉了?”

维克托拖了长音“哎”了一声:“小猪猪没有答应嘛,明明刚才还很舍不得我的。”

“啊你什么时候注意到!”勇利整个人都害羞了起来,“还有能不能不要再用小猪猪这个过分的称呼了!”

“OK。”

尤里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不耐烦地踹了一脚地面:“行了我才不管你们之间那么多,总之,维克托你要跟我回俄罗斯给我编舞!”

维克托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提议:“那么就用比赛来决定胜负怎么样!赢的人可以成为魔法少年哦。”

勇利羞耻地捂住了脸,维克托,麻烦你不要再继续这么羞耻的设定了好不好……

 

等看完勇利的eros,尤里什么也没说直接自己离开了。

他又不是傻的,谁胜谁负,维克托那呆子的眼神就已经很好地说明了。

虽然很不甘心就是了。

尤里暗骂了一句:“维克托这家伙肯定是脑子坏掉了。”

就让他们两个继续去玩这种羞耻的设定吧,既然勇利这么稀罕魔法少年这种身份就让他当去好了。

反正自己才没有心情陪维克托玩什么魔法少年的游戏。

玩你们的羞耻play去吧,混蛋!

 

勇利很欣慰,在之后的日子里维克托总算不再抽风,每天喊着“魔法少年”了。

肯定是这个人自己忘记了吧。

毕竟维克托的记性真的很差。

 

Yuri on ice是勇利自己的曲子。

就如同一只小鸟,在经历了风雨后被打湿了羽毛,但是很快又调整好自己,重新扑棱着翅膀努力想飞起来,这个过程非常辛苦,但是幸好有一个很棒的结局,因为小鸟还是展翅在天空自由地翱翔,正如同它憧憬的对象一样。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维克托。

因为维克托给了他重新开始的勇气,感谢维克托的出现,感谢维克托和他在一起每一天的日子。

能遇到维克托,真的非常幸运。

也非常幸运在这段日子里,维克托对他而言成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最后收获到观众热烈的掌声,勇利真的觉得鼻尖发酸。

这和他曾经因为比赛失利而落下的泪水不一样,这一次是激动的,开心的泪水啊。

而他第一时间想要分享的对象,就是维克托。

在等分区和维克托紧紧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勇利才觉得自己一直怦怦跳个不停的心慢慢平静下来了。

“勇利现在已经是很出色的魔法少年了呢。”维克托压低了声音说。

勇利突然就想到了维克托第一次来到长谷津的那次,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

勇利嘟囔着:“所以说,魔法少年什么的,到底是什么魔法啊……”

维克托松开了这个拥抱,看着勇利的眼睛,这一刻他是那么认真,眼睛里都闪烁着光芒:

“是让我爱上你的魔法。”

原来如此啊……

 

END.

评论(9)
热度(136)

© Apost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