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苏】像花儿一样

内含伞修,伞修,伞修!


一发完结


快到沐橙生日啦w还有情人节快到了,到处一股谈恋爱的酸臭味,讨厌死了


我也想谈个恋爱啊QAQ


————————————————————————


像花儿一样。


楚苏 / 伞修


 


楚云秀喜欢花。


静静地绽放,静静地凋零。它是这么脆弱,信手一折,便能碾碎它的笑颜。它是这么坚强,能在风雨中摇曳。它是这么美丽,浓墨重彩这个无趣的世界。


苏沐橙曾笑嘻嘻地对她说:“秀秀你还真是喜欢花呢。”


棉布裙子上的碎花,手机壳上素雅白净的花,微博的版面上,被单,包包,还有许多难以注意的角落,无处不被花点缀着。


确实。


冬天不仅气温低,也让人变得越来越懒散。玻璃上一层薄雾,用手指轻轻一抹,留下一片痕迹。冬天啊,大部分漂亮的花都开始凋零了,连路边的树,也见不到绿色,更多的被染成白色,白色,和白色,真是单调的季节啊。


楚云秀走出房间的时候意外看到了李华正在门口等着他。她笑笑,问:“什么事?”


李华犹犹豫豫地开口说:“队长,我觉得你最近压力有点太大了,我给你预约了一个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楚云秀惊讶地张大嘴巴,似乎是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但是看到李华越来越低的脑袋,她也明白了,这李华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


无奈,只好苦笑一声:“我已经到了需要看心理医生的地步了吗?”


李华一遍摆摆手,慌忙解释说:“不不不是这样,但是我觉得队长你最近的状态真的有些问题,而且对于我们职业选手来说,状态真的很重要啊。”


这样还能继续说什么呢?


虽然心里不情不愿,到底不愿废了别人一片好意,只好请假一天,根据李华写给她的地址好不容易才摸到了那个地方。不过,意料之外的,那里并不是什么医院,反而更像是咖啡厅一类的地方。


果不其然,一推门进去,看到的就是风格清新的咖啡馆,当中还三三两两坐着几个人。


服务生妹子走上前笑眯眯地问:“小姐是来喝下午茶的吗?”


“啊不是,我预约了一个医生。”


服务生妹子了解的点点头:“你是楚小姐吧?”


楚云秀报上自己的名字,妹子带着她进入了一个类似包房一类的地方,虽然有点奇葩得让楚云秀无力吐槽,但是不得不说这装潢还是不错的,房间的角落里甚至还有一个书架,旁边居然还放了绿色植物。


过不多久,便走进来一个穿着便服的姑娘,意料之外没有一般医生的白大褂,乱七八糟的头发和过于随意的服装搭配让她显得吊儿郎当的样子。


楚云秀“呵呵”笑着,问:“你真的是心理医生吗?”


姑娘说:“只有有病的人才需要医生,我就是和你聊聊天。”


“那么楚小姐,你是因为工作才觉得非常有压力的,是吗?”


“不,其实现在最困扰我的是我的感情问题呢。”


医生姑娘惊讶地“哦?”了一声。


楚云秀转了转手中的茶杯,低下头抿着嘴微笑,也不继续说下去。


这件事,要怎么说呢。


那是第四赛季的时候了吧,作为刚出道的选手,什么都觉得新奇的年纪,那一年出道的光芒闪耀的新人太多了,但是楚云秀偏偏注意到了那个嘉世刚出道的漂亮妹子,过肩的长发,看起来软软的样子,一张脸漂亮得像个瓷娃娃一样。


楚云秀当时就觉得,这样一个姑娘,肯定是未来联盟的宅男女神啊。


身边的队友揶揄地看着楚云秀:“云秀你怎么看个姑娘看呆了?”


“我们云秀也是美女啊。”


“联盟萌妹子。”


楚云秀笑着反驳了几句,瞄向苏沐橙那个方向,悄悄记下了这个人。


至于后来是怎么熟络起来的,好像是在联盟职业选手群里的时候吧?


刚进群的新人黄少天用疯狂的手速把垃圾话刷的满屏都是,搞得大家连连吐槽。还有几个宅男说了几句:


真是欣慰啊,联盟终于有妹子了,还是俩美女!我们荣耀职业玩家也可以农奴翻身把歌唱了。


楚云秀笑了笑,找到了那个刚才夹在一群人中凑热闹的那个ID,沐雨橙风,发了好友请求。


有意思的是,在说出自己是烟雨楚云秀的时候,对方笑嘻嘻地说着“这我当然知道啦!”的时候,楚云秀几乎是马上就想起了那个跟在叶修身边每次都笑呵呵的那个模样。


两个人就这么开始聊天了。


女孩子总是有无数话题可以聊呢,交流起来别提多容易了。先是谈荣耀,然后谈荣耀职业选手,然后又扯到影视明星,又聊音乐,电影,电视剧,等等等等……


看着对方发过来的一句“这么晚了我要下啦”,楚云秀轻轻笑出了声。


这是,女孩子间的相处模式啊。


这么美好。


楚云秀觉得,苏沐橙应该算是自己联盟中最好的朋友了。


女孩子间的感情就是来得这么快,但又那么复杂。


本来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偏偏让楚云秀自己搞得这么复杂,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对苏沐橙的感情,就那样发生了变化。


那次是苏沐橙的生日,明明时间紧张得不得了,要磨合训练新的打法,还要想新的战术,还要改正自己那是不是控制不了的柔软,搞得整个烟雨战队风格都柔柔弱弱的,就像在向全联盟说“我很好欺负”一样。


照理说这种时候肯定是没时间到处乱跑的,毕竟训练的时间都快不够了,但是楚云秀还是执意买了一张去H市的车票,2月份距离春节没多少天,有的人想抽空回家看看,有的人赶着回到自己的城市开始新一年的工作,楚云秀去H市的路走得并不顺利,机票机票订不到,高铁高铁买不到,无奈只好坐火车,一路颠簸,且鱼龙混杂,实在是让楚云秀很不好受。


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火车上只有泡面,还一股说不出来得奇怪味道,楚云秀想着干脆不吃了,于是从下午开始还没吃过东西呢,跟着人流挤挤挤,搞得她累得要死。


但是当她到H市的时候,看着苏沐橙一个人站在车站的身影,她就从心底油然而生出一股说不清楚的感觉,就像是在那一刹那,看得苏沐橙开始,就褪去了一身的疲惫,或者说,是从心底里觉得自己做的一切,一点错都没有。


实在是说不清楚,偏偏那感觉有那么真实,那么折磨人。


苏沐橙看到她的时候显得非常高兴,她拉着楚云秀去吃火锅,说真的楚云秀并不是特别喜欢,她的毛衣上都沾满了一股浓郁的火锅汤底的味道,和她本身清淡的花香香水混在一起,再加上她自己的一股薄荷烟味,那味道让楚云秀怪不舒服的。


但是,苏沐橙高兴啊。


火锅沸腾着,升起一股白烟,直冲屋顶。即使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依旧看不真切对方的脸。周围人声鼎沸,别桌客人喧哗的声音,服务员的声音,窗外汽车鸣笛的声音。


总之那肯定算不上是什么浪漫的气氛。


但是楚云秀又觉得那么浪漫。


因为苏沐橙一遍嚼着羊肉,一遍看着她的眼睛,笑眯眯地说:“秀秀,你能来,我好高兴啊。”


这就是苏沐橙一贯的样子啊,一直笑眯眯的,真是比花都好看。


在涌出这样的念头的那一瞬间,楚云秀吓得停住了不停夹菜的筷子,看着面前的大锅,里头白色的高汤混着肉菜翻滚着,翻滚着,咕噜咕噜,冒起一股股白烟。


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念头?


苏沐橙疑惑的问着:“怎么啦秀秀,吃饱了?”


楚云秀这才像是大梦初醒一般,笑着说:“怎么可能。”一边继续涮着羊肉牛肉,只是在苏沐橙低头吃菜的时候没有看到,楚云秀那双一直坚持的职业选手的手,居然在微微颤抖着。


心情烦躁,好想抽烟。烟盒和打火机就在口袋里,可是苏沐橙不止一次跟她抱怨过叶修走到哪里都一股子烟味,还发誓总有一天要让他戒烟,楚云秀就不自觉的,尽量不在苏沐橙面前抽烟了。


不知不觉,才最是可怕。


吃完饭,苏沐橙给叶修打包了份炒面,两个人就这么晃晃荡荡地走回嘉世。


进了房间,烟雾缭绕的,叶修嘴里叼着根烟坐在那里打荣耀。苏沐橙夸张地大叫一声,打开门窗散散烟味,只穿着单衣的叶修缩了缩,说着:“哎别开窗啊,多冷啊。”


苏沐橙哼了一句:“烟味更难受。”


最后苏沐橙打包的那份炒面还是先被冷落了,他们打开一个大蛋糕,楚云秀问:“这么大的蛋糕,不叫你的队友们一起啊?”


苏沐橙说:“才不要呢。”


然后傻笑着插蜡烛,楚云秀拿出打火机来点蜡烛,叶修摸过去关灯。


一片黑暗中,只有蜡烛微弱的光芒摇曳着,却能清晰地照出苏沐橙那张漂亮的脸。楚云秀看着,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那一刻她的表情有多柔和。


她双手合十,闭上眼睛,笑的想个小姑娘:“我今年的愿望啊,哎不对,不能说……”然后闭上嘴,自己不出声音嘀嘀咕咕半天,叶修大声唱着生日快乐,楚云秀笑声唱着,不过和叶修一对比,楚云秀唱的真是不错。


终于,苏沐橙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呼地一下子,一口气吹灭所有蜡烛。叶修去开灯,楚云秀就啪啪鼓着掌。她能看得出来,今天苏沐橙真的特别高兴。


蛋糕分给叶修一块后,她们两个妹子就坐在桌边,一边吃蛋糕一边说话,难得的轻松时刻。


看着苏沐橙不自觉的嘿嘿傻笑的样子,楚云秀也跟着笑了起来。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沐橙。”


那一刻她心底的感觉太清楚,她骗不了自己的内心。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她太久没有这种感觉,都快忘了,其实她早就到了可以谈恋爱的年纪了,只是偏偏她的爱情,来得这么猛烈,来得这么荒唐,让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临走时,苏沐橙送她到车站,清晨的天还没有完全亮,整个H市的天空都弥漫着一股薄薄的雾气,让人看不起太阳,搞得人脑子都不清楚了。


苏沐橙拉着楚云秀的手:“秀秀我真舍不得你这么快就回去。”但也只是这么说说罢了,楚云秀身上的担子有多重,她可太清楚了。


楚云秀上前一步,给了苏沐橙一个拥抱,动作太过自然,让苏沐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紧紧拥抱着楚云秀。两个美女拥抱,让很多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嘴里念叨着,这俩姑娘感情真好啊。


楚云秀眸子暗了暗,她当然清楚了,自己是苏沐橙的,好朋友,啊。


然后她就松开手,说:“沐橙我回去了。”


在苏沐橙笑着挥手说:“再见。”之后,楚云秀转头离开,大波浪长发在空气中划过一道隽永的弧度。


苏沐橙也没急着离开,注视着她离去的背影,知道她的被人群吞噬再也看不见,才回去了。


 


楚云秀苦笑一声,对医生说:“我爱上了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但是我注定不能和她在一起,甚至差点毁了我自己。”


医生翻了翻身边的小本子,说:“你的朋友李先生提供给我的参考信息里说,你可不是这样容易激动的人啊。”


楚云秀耸了耸肩膀,让自己的身体陷进软软的沙发里,声音听起来累极了:“可是,爱情总能让人发狂。”


 


第二件让楚云秀觉得自己失去控制的事情,是在两年以后了。


苏沐橙的生日是2月18日,而情人节是在2月14日。她们再一次有时间好好在一起玩玩就已经是那个时候了,比赛的时候大家都忙忙碌碌,只好匆匆打过招呼之后,就再见了。


嘉世的王朝像是要被终结了一般,这几届来成绩更是一次不如一次,而楚云秀呢,她们烟雨那种柔软的风格也一直在各方各面饱受诟病,每次打完比赛楚云秀甚至不敢看微博。


那一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寒冷,明明是二月,大雪才匆匆来了,也让楚云秀来得更艰难。楚云秀内心无奈,似乎她每次来H市,都会碰上各种各样的麻烦事,总之不是那么顺利。


这次是真的有时间来陪她了。


叶修知道楚云秀来之后,还颇为惊讶:“你们女孩子感情这么好啊,还一起过情人节?”


楚云秀这个举动太不寻常,都让叶修觉出点不对味来了。楚云秀苦笑。


但是苏沐橙高兴啊,她笑着挽住楚云秀的胳膊:“我们就是关系好啊。”


虽然知道是玩笑话,楚云秀还是内心颤动。


两个人一起看了一部电影,情人节电影院几乎场场座无虚席,还有的丧心病狂的单身人士单挑三四个座位中间的位子,目的隔开情侣。


无奈,只好放弃一直想看的喜剧片,挑了一部无论是名字还是海报都特别文艺的爱情片。买好票子,苏沐橙还开玩笑地笑笑:“秀秀,在我交到男朋友之前你愿不愿意一直陪我看电影啊?”


能怎么回答呢?楚云秀当然还是好脾气地笑笑,说“好”,表现得像她平日里那样,纵容着苏沐橙的撒娇,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多么希望自己能永远陪在苏沐橙身边,哪怕是她将会有自己的爱情时。


楚云秀经过这几年,也渐渐有些看开了,毕竟让苏沐橙陪她一起接受大家的非议,还是太过自私了一些,她也舍不得苏沐橙经历这些,她的沐橙,可是会在叶修被人黑的时候难过的那种情绪化的人。


尽管平日里两个人喜欢凑在一起看国产电视剧,还会乐在其中讨论个没完没了,但这次看电影的时候,看着电影屏幕中的女主角一个人在风中哭得撕心裂肺,过去的回忆一幕幕穿插着,煽情的BGM更是带动着每一个人的情绪。


楚云秀悄悄看苏沐橙的脸,心想着,苏沐橙可比电影中的女主角漂亮多了。


出了电影院,苏沐橙像是有些不高兴的用手指不着痕迹地抹了抹眼角,抱怨:“这么伤感的电影也好意思在情人节上映啊,真是不知道什么目的……”


于是为了忘记这部悲情片,她们出去吃了顿好的,还喝了瓶酒。


楚云秀和苏沐橙都属于那种没什么酒量的人,但也不至于像叶修那样,差的令人发指。两个人走出饭店在街上走着的时候,都有些晕晕乎乎了。


身边一对对情侣手牵手走过,苏沐橙看着,突然就一把抓起楚云秀的手,继续走着。


这个姿态就有些太过亲密了。


到楚云秀订好的酒店,楚云秀洗好澡,两个人坐在床上看电视剧,苏沐橙伸手摸摸楚云秀还湿着的长发,说:“秀秀你的头发越来越软了,是因为洗发水吗?”


楚云秀擦着头发不说话,据说,头发越硬的人越是倔强,她曾经似乎也有过那么一段热血不管不顾的时光,只是过去了太久了,她现在的性格早就不一样了。


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倔强得起来呢。


看着看着,苏沐橙突然说:“秀秀,给我唱个歌吧。”


于是楚云秀就随口唱了一首经典老歌,也是她们曾经一起看过的一部电视剧中的一部: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


她的沐橙啊,确实就像花儿一样,一直笑的甜蜜蜜的,这么美,美得让她无法自拔。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中曾经论述过“异性相吸同性相斥”的道理,但是苏沐橙实在是太过美好了,她的魅力足以吸引任何人,包括她楚云秀,一个同性。


但是再美好的花儿,终究不可能是她的。


无可救药的喜欢,无法自拔的思念,无可奈何的结局。


这一切似乎已经注定了,真是天大的悲哀。


但是她能怎么样呢?


她想的那么多那么好,最终自己什么也得不到。这么多时间以来,长时间积累的思念和爱慕几乎压垮了她,但还是无法抑制地像潮水一般涌上心头拍打着,让人心神不宁。她听得见自己心底的声音。


不甘心做朋友,不可能做恋人。


还必须得扮演最好的朋友这样的角色。所以说,就是因为她自己想得太多,太多奢望,才把这么一段简简单单的女生间的闺蜜情搞得这么复杂,自己折磨自己,让自己活得这么痛苦,其实是咎由自取啊。


楚云秀唱不下去了。她一点也不甜蜜蜜,事实上在和苏沐橙相处的每一刻都让她甜蜜蜜的同时又那么痛苦,让她在此刻控制不了自己的用手捧住自己的脸,抽泣起来。


她是坚强又牛逼,联盟唯一的女当家,谁都知道她不简单,但是看起来强势,内心不过是个柔软的姑娘,就像她的打法一样。


可是,她的痛苦和柔弱又能展现给谁看呢,或者说,谁愿意看呢?


她似乎早就顺着粉丝的意愿,成为了那个霸气的烟雨队长大姐大了。


苏沐橙沉默了一会,听着她的哭声,也许,她早就知道楚云秀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了。


她说:“云秀,我现在看不懂你了。”


苏沐橙就是这样,她能撒娇着喊楚云秀“秀秀”,也能像现在这样严肃正经地喊“云秀”。


楚云秀勉强笑了笑:“你这么说,我好难受啊。”


苏沐橙轻轻说着“抱歉”,伸手抱住楚云秀:“云秀,你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眼泪又一次翻涌出眼眶,楚云秀想着,这就是她的沐橙,这么善良的姑娘。


虽然不能给她她想要的感情,但是苏沐橙给了她所有她能给的。


真的非常谢谢。


没有陪到2月18日,楚云秀就狼狈的离开了,回到她该待的地方去。


 


楚云秀说:“她就像花儿一样,那么好看,但是我不可能拥有她,因为有些花儿,你一旦剪下她,她的寿命不过两三天罢了。”


说完,自嘲地笑笑:“她那么美丽,我怎么忍心让她凋零呢。”


医生问:“所以你就把自己逼成这样是吗?”


“感情的事情,谁说的清楚呢。”楚云秀说,“我已经,快把自己毁了……”


 


那一年的生日是苏沐橙和叶修两个人过。


不知怎么的,苏沐橙突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那个时候,一直是她和哥哥还有叶修,三个人一起。那个时候他们没什么钱,手头拮据,连换电脑的钱都没有,苏沐秋和叶修两个人还得跑网吧。


但是每次她过生日,两个人总是特别高兴。苏沐秋会买好大一个蛋糕,虽然他们只有三个人,大蛋糕也吃不下,一点必要都没有。这个时候苏沐秋就会特别严肃地反驳:“我们沐橙过生日,可是大事!”


那个时候是叶修点蜡烛,苏沐秋跑过去关灯。两个大男孩把一首生日歌唱的有些鬼哭狼嚎的味道了,其实不过是在比谁唱的响。


真是,幼稚鬼。


但是即使歌唱的那么难听,苏沐橙还是感动到快要哭出来,所以她忍不住许愿:“希望,以后每年都能和哥哥叶修在一起。”


一口气,吹灭蜡烛。


苏沐秋看着苏沐橙切蛋糕,声音自豪:“沐橙又长大一岁咯,都变成漂亮的大姑娘了。我妹妹这么可爱,将来找的男朋友一定是最帅的。”


叶修就说:“那可不行,最帅的已经是你的男朋友了。”


苏沐秋投去一个不屑的眼神:“滚吧,真不要脸。”


但是她现在没法按照哥哥说的那样,找个男朋友了。


明明她许了愿,希望以后每一年都在一起的。


可是现在,只剩下她和叶修两个人了,那个会笑着纵容她的人,已经不在了。


虽然出现了一个楚云秀。


在某一天的时候,她在淘宝上看衣服的时候,正好看到一条裙子,藏青色还绣着精巧漂亮的白色碎花。几乎是瞬间,她就想到了楚云秀,于是鬼使神差地买下了这条和自己气质一点都不符的裙子,还被叶修疑惑的问着:“你什么时候喜欢这种风格啦?”


苏沐橙知道,她喜欢楚云秀,这是从内心深处传达出的信息,那一刻她根本骗不了自己,任何形式的自我欺骗不过是徒劳罢了。


于是,在今年,她和叶修两个人吃着蛋糕的时候,苏沐橙突然说:“叶秋,我有喜欢的人了。”


叶修整个人愣住了,嘴里的蛋糕也吃不下了。他放下叉子,像是十分感慨一样叼起一根烟,问:“是什么样的人,帅不帅啊?”


苏沐橙想起楚云秀打比赛时候的样子,说:“是个很温柔的人哟。”


叶修于是笑着说:“你喜欢的,一定是最好的。”


苏沐橙点点头。


叶修突然想到很多年前,他刚遇到这俩兄妹的时候,苏沐橙只会跟在苏沐秋后面,抓着他的衣服,喊“哥哥”,那时候的她还非常怯懦,根本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因为那个人改变了这么多呢。


那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了,直到现在叶修还会时不时地回忆回忆那段往事。


毕竟,再怎么美好,也再也回不去了。


他已经过了最痛苦最难过的时候了,接下来的他,将会有足够的勇气一个人面对剩下的一切。毕竟,一转眼,苏沐橙都长这么大了啊。


哎哟,这还真是。


恍恍惚惚间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陪着他的大男生已经不在了,而当年的小姑娘,居然都要开始谈恋爱啦,岁月啊,怎么能这么折腾人啊。


叶修突然想到这个赛季嘉世的成绩,开始想象如果那个人还在他身边的话,该有多好啊。毕竟他一个人,太勉强了。


想着想着,眼眶居然湿了。叶修连忙掩饰地叼起烟,嘴里嘟囔着:“太丢人了太丢人了。”明明已经觉得自己有勇气一个人了,却还是没法做到不想他,没法做到在想他的时候故作坚强。


回不去了。


苏沐橙看着叶修的动作,不说话。她想起那个晚上,和哥哥一样温柔的楚云秀那样在她面前哭泣的样子,像是受到了叶修的感染一样,也觉得鼻子发酸。


她没法提出和楚云秀交往这样任性的要求,也没法回应楚云秀的心情。


她没有能力面对这一切,对自己懵懂的感情也还没有做好准备。


楚云秀是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拿真心待她的人,她不能这么随便地,轻易辜负了楚云秀。


 


医生听完楚云秀的话,看向窗外:“你看,已经是两月份了。”


“冬天就要过去了,春天来的时候,花还会开的。”顿了顿,重复道,“都会开的。”


 


这一年,叶修被嘉世驱逐,又组建了全新的队伍回到联盟,带着一群热血沸腾的年轻人,在荣耀的战场肆意闯荡。


在赛场上和兴欣交手后,楚云秀忍不住当众拥抱了苏沐橙。距离上一个拥抱的时间,过去太久,如今一下子感受到,让楚云秀鼻子发酸。


苏沐橙也回抱楚云秀。


只是在散场后,叶修在已经没人的走廊里找到了蹲在墙角哭得那么伤心的苏沐橙,她的眼睛红红的,还止不住抽噎,看到叶修来了,像是一下子崩溃了一样,压抑地哭出声音来。


叶修问:“你喜欢的人,就是楚云秀吗?”


苏沐橙只是等自己情绪稍微平复下来一点之后才说:“如果哥哥知道的话,肯定会大叫的吧。”


叶修蹲下身,轻轻摸摸了她的头发:“不会的。”


他又想起了曾经的有一天,那个苏沐橙生日的夜晚。他搂着苏沐秋的肩膀,看着苏沐橙认真地切蛋糕,说:“我们的妹妹沐橙长大咯,从小美女变成大美女。”


苏沐橙捂着嘴笑,说“谢谢”。


苏沐秋跳脚,指着叶修说:“滚滚滚,这是我一个人的妹妹!”叶修就笑的贼兮兮地凑过去:“咱俩谁跟谁啊,你的妹妹还不就是我的妹妹。”


“不行,只有妹妹不能和你分享。”


叶修指着苏沐秋,对苏沐橙说:“沐橙你看看你哥哥哦,将来你找男朋友他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苏沐秋说:“不会,只要是沐橙喜欢的,我都接受!”


然而,在苏沐橙不知道的时候,苏沐秋悄悄咬叶修耳朵:“喂,你说想认沐橙做妹妹,是认真的吗?”


叶修笑:“那是当然。”


苏沐秋就说:“那你要好好照顾她,就和我一样!”说完轻轻咬在叶修的耳垂,惹得叶修“咯咯”笑起来。


叶修还记得自己的回复:


“那是当然啦。”


并在心底补上一句,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叶修看着此刻的苏沐橙这么伤心,用最温柔的声音告诉她:“沐秋知道了,肯定会和我一样高兴。”


他到底和苏沐秋一样,希望自己重要的人幸福,就像当年苏沐秋说的“只有她喜欢,我都接受”,叶修此刻的想法也不过如此。


人的一生会有过很多段感情,只有最后才能明白。他曾以为自己和苏沐秋不过是两个少年在最激情的岁月里荒唐的互相吸引罢了,但是直到苏沐秋离开他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简单,他对苏沐秋的感情已经深深刻入骨髓,无法回头,无法接纳其他人。


不是除了爱以外的任何感情,他也永远没办法看淡这段感情。


最后才明白,已经太晚了。


他已经因为感情如此痛苦,还怎么忍心让苏沐橙也这么难过呢。


 


7月份,荣耀世界邀请赛。


在机场相遇的那一刹那,真是比电影里演的还要煽情,周围一切的嘈杂像是都被静了音一样,楚云秀一眼就在机场,看到了那个她喜欢的姑娘。


在阳光里,依旧笑靥如花。


像花儿一般美好。


也许那个不靠谱的医生说的还真没错。


楚云秀控制不住自己,这是她第三次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第一次,是在那个小火锅店里,爱上了苏沐橙;第二次,是在宾馆里,看着苏沐橙泪流满脸。


如今,这是第三次——


楚云秀跑到苏沐橙面前,站定,不管叶修意味深长的眼神和方锐不明所以的“干啥呢都不走了”,她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说:


“苏沐橙,我喜欢你。”


那么但是苏沐橙的反应呢?


她笑着回答:“我也喜欢你呀,云秀。”


喊的不是“秀秀”,这次不是开玩笑,是认真地回答。


那一刹那楚云秀有些不敢置信,待反应过来以后,她已经被苏沐橙抱了个满怀。


楚云秀笑着,故事还没完结。


 

评论(11)
热度(113)

© Apostle | Powered by LOFTER